碎木机杀人案:李昌钰破解无尸谜题-情感驿站网 
两性话题,恋爱技巧,婚姻家庭,婆媳关系,星座情缘,十二星座,心理测试,性格测试
碎木机杀人案:李昌钰破解无尸谜题
Time 2016-11-18 20:17:06 情感驿站 网恋故事

  1986年12月1日,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,美国康涅狄格州正在遭受一场特大暴风雪。一名男子走进纽顿市(Newtown)警局报案,声称一名叫做海伦•卡拉夫特(Helle Crafts)的女子被人谋杀了,而凶手很可能就是她的丈夫。

  这个报案人名叫基斯•梅奥(Keith Mayo),是一名私人侦探,而海伦小姐则是他的一个委托人,曾经雇佣他来调查自己的丈夫是否有外遇,并准备与丈夫离婚。当她于11月18日最后一次从德国飞回美国(海伦是一名空乘)后,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。她没有上班,也没有去亲友家,就这样凭空蒸发了。

  警方随即找到了她的老公理查德•克拉夫特(Richard Crafts)进行调查。克拉夫特先生告诉警方,自己也很焦急,不知道妻子到哪里去了。当她18日回到家里时,情绪很正常;次日早上,她说准备去韦斯特波特(Westport) 拜访自己的姐姐,因为家里因为暴风雪而停电了。但从她出门之后,他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。

  1、只是人口失踪吗?

  实际上,理查德并非等闲之辈:他早年是一名空军飞行员,还曾参加过CIA的秘密行动,在越南、老挝等地执行过多次任务,心理素质极好。退役之后,他进入民航工作,收入丰厚;加上他身材健壮、外貌出众,很快赢得了海伦的芳心,并于1975年奉子成婚。

  然而,婚后两人生活屡屡出现矛盾,甚至有过家庭暴力的痕迹。他似乎还是一名武器专家,在其家中收藏了各种枪械,甚至还有几枚手榴弹;离开了航空公司后,他花钱收藏武器的爱好却依然不减,这也成为了夫妻反目的原因之一。

  他还曾当过辅警和警察,虽然收入比飞行员低了很多,但他工作极为认真负责,甚至自费参加了警员训练课程,可以说对于警方的侦查手段了如指掌。与这样一个对手打交道,警方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上排:私人侦探梅奥、受害者海伦。下排:海伦家的保姆、海伦的丈夫理查德。

  上排:私人侦探梅奥、受害者海伦。下排:海伦家的保姆、海伦的丈夫理查德。警方起初把此案列为“人口失踪”处理,猜测也许是海伦负气出走,并未太过重视。然而,随着调查的展开,同事、邻居们都说她是一个尽职的母亲,绝不会丢下自己孩子们不管。

  海伦还曾告诉过很多人,她发现丈夫在新泽西还有另外一个女人,自己准备立即和丈夫离婚;一名空乘甚至告诉警方,海伦生前对她说过:“如果我出了什么事,那肯定不是意外。”

  正当警方愁眉不展时,海伦家的保姆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证言:19日清晨6点钟,理查德突然把她叫醒,说要去海伦的姐姐家,并说海伦会在那里和她们会和,就迅速把她和他们的三个小孩一起塞进了汽车,自己走开了。这让她觉得非常奇怪,天寒地冻的,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出发啊。当然,她再也没有见过海伦。

  另外,对于海伦的下落,理查德给不同的亲友说了不同的版本,一会说他不知道她去哪了,一会又说她去了丹麦的母亲家看望住院的母亲——而她的母亲压根就没生病,从四月份起就没看到过海伦。这些谎言,让警方越来越怀疑理查德就是海伦失踪的真实原因。然而,仅凭怀疑显然是没法拘留他的,警方需要的是证据。

  2、“无尸案”

  12月4日,警方建议理查德进行测谎试验,而理查德欣然同意。令人意外的是,仪器显示他并未说谎,与海伦的失踪确无瓜葛,警方大为尴尬,不得不暂停调查。尽管如此,还是有个人不肯放弃,那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私人侦探梅奥,他和海伦的一些朋友、律师们决定自己去寻找证据,说服警方重启调查工作。

  梅奥听说,理查德曾经把他们卧室里的地毯切成好几块,然后分别扔掉了。于是,他找到一帮“破烂王”,在堆积如山的垃圾堆中翻了好久,终于找到几块和卧室地毯相似的碎块,并交给警方检验,而负责检验的,正是日后大名鼎鼎的华裔神探李昌钰(Henry C. Lee)博士。

  不过,经过仔细检验,李昌钰宣布那些毯子碎片上并未发现人血残留。然而,鉴于海伦亲友的持续抗议,当地检方还是敦促警方全面开展调查,务必有个交代。于是,圣诞前夕,警方拿到了搜查令,并在理查德带着孩子去佛州度假的空档,依法对他的住处进行了搜查。

  果然,疑点立刻浮出水面。根据信用卡记录,理查德在11月13日用300多美元购买了一个很大的冰柜用于盛海鲜,但警方并未找到这个冰柜,很明显是已经被他丢弃了。他还在一家五金商铺花900美元租借了一个大型的工具,这在80年代末还是挺大一个数字,到底租的什么东西呢?

  更令人鼓舞的是,李博士在卧室的床脚发现了几处非常细微的血点,经鉴定属于O型血,与海伦的相同(那个时代,DNA技术还没有全面进入实用阶段),并通过PGM检测判定这些血迹应该是3个月之内留下的。而血迹的位置非常特殊,似乎只有被害人已经躺倒在地、继续受击打时才会喷溅到这里。

  尽管如此,警方依然缺少一个最重要的证据:尸体去哪里了?

  3、碎木机迷云

  这是,一个重要的证人出现了。11月20日,也即海伦失踪的次日,37岁的约瑟夫•海因(Joseph Hine)在凌晨三点多钟时开着卡车冒着风雪赶路。路上车辆很少,他忽然看到了一辆U-Haul(一家租车公司)的拖车,拖着一个奇怪的大家伙在路边停着。凑近一看,那是一个碎木机(wood-chipper),这在冬季非常罕见;车旁边还站着一个男子,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挥手让他快开走。

一台碎木机

  一台碎木机当警方拿出照片给他辨认时,海因先生一下就认出,当时那个男子就是理查德。而那900美元的租金,正是用于租赁一台碎木机的,与他的证词完全符合。

  根据海因先生的描述,警方推测那辆车和碎木机是朝着西边开去的,而目标非常可能就是佐阿湖(Zoar Lake)。在湖边的岸上,散落着一些碎木片,以及一个撕成碎屑的信封(经过拼贴还原,证实上面写的是理查德的地址)。那么,理查德费这么大的力气,把一台花了大价钱的碎木机深更半夜的运到湖边,究竟是要做什么呢?

  李博士迅速想到了一个恐怖的推测:理查德用碎木机把海伦的尸体打成了碎片,然后和木屑一块倒入了湖水中。

  然而,推测毕竟说服不了陪审团。尽管此时湖水寒冷刺骨,李博士还是带领纽顿警方的法证小组开始了艰难的搜索工作。湖水被抽掉大半,警官们拉网在岸边的淤泥和雪堆中捞起可疑物品,再统一清洗、辨识。

  数日之后,他们的艰苦努力得到了回报:一个脚趾头被捞了出来。然后是半截手指,接着又是一颗牙齿……越来越多的人体组织碎片被鉴别出来,李博士的猜想得到了证实。最终,警方找到了2660段人体毛发、69片碎骨、两颗牙齿、一小块头骨、手指甲和脚趾甲各一片。这些,也许就是海伦留在人间的全部。

现场发现的证据

  现场发现的证据警方还找到了一把电锯,在电锯中找到了一些人体组织,以及和海伦睡衣颜色相同的纤维。尽管电锯上的序列号已被人磨去,但梅里登(Meriden)的刑事科学技术实验室还是成功还原出了序列号,并通过这个号码找到了它的生产商。当时,警方还不能肯定它属于理查德,直到私人侦探梅约把一张收据交给了警方:那张收据混杂在其他文件之中,正是海伦当初交给梅奥保管的,证明理查德在1981年购买了这把电锯,真可谓是天不藏奸。

  4、迟到的正义

  1987年1月,理查德涉嫌杀妻、碎尸一案在康州新伦敦(New London)市开庭审理。以李博士等一批法证人员作为后盾,检方向法庭还原了案发经过:理查德与海伦发生了争执,然后理查德趁其不备,用重物击打了她的头部,并在其倒地之后继续打击直至其死亡。随后,他把海伦的遗体放入冰柜保存。在打发走孩子和保姆后,他用电锯将尸体切成几大块,将尸块与木块混合后,用碎木机打成小块碎片倒入了湖中,而落在湖岸附近的碎块被警方检获。

  证据方面,那两颗牙齿上还带着一部分下颚骨残片,这证明它绝不可能是某人自然脱落或被牙医拔下后丢进湖里的。其中一颗牙齿,还带有一小片金属,被证明与海伦曾经安装过的假牙形状完全一致——有海伦生前看牙医时的X光片为证。

  而那些湖中找到的头发,经过与在海伦卧室梳妆台上找到的头发比对,证实发质相同。同时,海伦曾经染过发,而这些头发也被使用同样颜色、同样成分的染发剂处理过。甚至连那半片指甲也派上了用场:它被涂过指甲油,经检验,成分与在海伦卧室提取到的指甲油完全相同。

  这么多的相同之处,绝不可能用巧合来解释;同时,尽管没有找到海伦的遗体,但检方已经用碎木机、电锯和组织残片为其下落给出了令人信服的答案。

法庭上的证据链

  法庭上的证据链然而,在12名陪审员中,就有一名陪审员死活不肯同意其他人的意见,最终让陪审团无法达成一致意见。法官不得不宣布此次审判无效,解散该陪审团,并重组陪审团重新审理。

  不过,这个小插曲并未有太大影响。新组建的陪审团经过讨论,一致认定理查德犯有谋杀罪,他最终于1990年1月被判50年徒刑。在李昌钰博士及纽顿警方的艰苦努力下,正义虽然迟到了三年,终究没有缺席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oventrynv.com/aqgs/wlgs/481725.html

热门阅读

友荐云推荐
最新美文
<
相关文章
本周热门美文摘抄


Copyright©2015-2020 情感驿站版权所有 QQ:123418966